台灣精釀 必須面對全世界

2018-08-13

☉與談人/莊敦堯 教授  ☉撰稿/Renee 

[自學系][產業觀察]

旅人與精釀啤酒,聽起來十分搭配,近年廣為出現在年輕社群、創育基地,以及電影、樂團表演場景,像是咖啡與「小確幸」一拍即合的調性,精釀的印象則與「實驗精神、創意文化」更接近。自2016年台灣精釀啤酒表現成長、異軍突起,原本被視為小眾的台灣精釀逐漸受到矚目。起初,民眾認為風潮緣起大型節慶活動,像爵士音樂節、沙灘音樂祭、搖滾音樂節...活動,大幅引進了國外精釀助興,增加消費者接觸機會,但截至2018年,台灣民眾對「精釀」的認識還侷限在個別產品、外來印象、文青消費品,對精釀產業背後的歷史淵源與品質技術仍感陌生。

中興大學化學系副教授,同時也是精釀愛好者莊敦堯老師提到:「精釀啤酒和一般容易取得的工業量產啤酒略有不同,除了發酵做法是最顯著的差別,小酒廠、自釀客強調『啤酒工藝』與『創造精神』,讓精釀愛好者在感性層面有了與一般工業量化啤酒的差異。」另外在客群、通路、行銷手法上,由消費結果顯示,精釀限量、時尚、活性、實驗趣味的特點,特別受中高階消費者與創業族群青睞,在台灣演變為文青、次文化、青年創業、紓壓分享的相近詞彙。舉例來說,標榜獨立、在地精神的閃靈樂團授權酒標製作精釀產品,在演唱會、音樂祭這類活動獲得空前歡迎。另以農曆24節氣為意象的系列精釀啤酒,也因農食傳統文化色彩而受到肯定。漸漸的,風格店、文青店,甚至近年雨後春筍般出現的青創基地裡,部落客旅遊圖文的情境物品中,精釀啤酒成了具有絕佳烘托效果的飲料商品,包裝上更有創意空間,消費族群的定位以及強調用料安全的認知,啜飲精釀啤酒的形象較以往人群談酒色變有所修正。

酒譜與技術神秘感和國際市場的不斷開放、成長,使得台灣釀造族群開始對受限於嚴格法規的尷尬處境感到不耐。至2017年底,台灣限制釀酒申請、購買管道、製造場地的規定,已經是日本、中國、美國等地最嚴格的,更遑論與原本就有農莊釀酒傳統的歐洲相較。優質釀造愛好者若想以此營生必須先付出昂貴代價,從獲得釀製知識與技術認證,取得與正規酒廠合作的話語能力,甚至花費千萬設立合格酒廠,乍看之下像以先決條件篩選了參與者的素質,實際上也催生了為數不小、背負私釀罪名的「純粹愛好者」。

「投入這圈裡的人其實很簡單,與職業類別無關,多半愛好美食美酒、喜歡研究,或交個話題共通的朋友,辦比賽、參加認證琢磨技術,整個群體的專業形象也隨之提升。」莊教授本人持有侍酒品酒專業證照,深知台灣需要了解國外的歷史系譜、技術心得,也需要發展自己的話語系統。教化學的他更是直言:「釀啤酒無疑就是化學與微生物知識的專業培養,而且非常有趣親近!許多生化知識都可以從釀酒裡啟蒙啊。」

想要發展技術、參與國際市場,也得同時維持努力營造出的質感形象。台灣精釀釀酒師必須不以跨國學習為苦、樂於挑戰和實驗,往產業裡「專業設計發明」、「專業技術者」的形象邁進。對供應價值鏈而言,這也代表一個無國界的商業整合群體已悄然成形,同時促進了平台商的活躍與競合。少數穩定供應啤酒原物料的廠商因應採購與服務需求,設法轉型往技術知識與數位行銷的業務方向,一下子,客戶與競爭者都必須放在國際視野下思考。面對幾乎是全世界最嚴格法規和複雜的國際情勢,金鼎豐興業負責人黃湘淇就坦言:「台灣政府毋須阻止民間經濟發展自生自長的力量,而且不如一開始就給予正確的方向和協助。目前我們光是為了回應市場和顧客的需求,就能明顯感到改變的迫切性。」問題是,業者急著迎向世界腳步,政府的前瞻領航作法呢?蓬生麻中不扶而直,以法規限制、由國營事業管控品質的同時,是不是能以妥善管理和正面培育的立場,銜接資訊科技、市場需求、跨境式產業鍊競爭都已不可同日而語的此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