矽谷創業.別急! 

2018-07-27

☉與談人/Roy ☉撰稿/Renee

[創創系][海外觀點]

1960-1990年代出生的人,多少對矽谷(美國加州.聖荷西)帶有一點憧憬,它除了是史丹佛大學創新圈,催生許多蔚為經典的創業傳奇,在世界知名的科技、資訊相關產業紛紛進駐後,這舉世聞名的高科技園區也跟著寸土寸金、水漲船高。在矽谷有一席之地,象徵擁有「先端技術」、「高階人力」、「創投資本」、「頂層消費力」,至少其一。

實際訪談矽谷紮根的華人企業家,揭開了更多不同角度的話題。早期華人對矽谷科技園區的貢獻其實功不可沒,卻始終是無名英雄,近年聲量逐漸有被中國取代之勢。華人圈觀望兩大強權對歭,美國經濟普遍不被看好、中國集權傾注經濟統合,台灣連戰略談判價值都充滿了不確定。

民族競合:台灣人要更團結

出身台灣桃園的Roy是傳統產業企業第二代,退伍以後就到矽谷磨練,當地創業、生活幾年後,Roy感嘆最初因為家族熟悉的人際網路而來,卻也因為人際網絡中的觀察,讓他對華人的海外發展不甚樂觀。

「台灣多半是中小企業、代工起家,本來就難出頭,不團結就無法突破困境,在美國和中國,我們都是這麼看。」

Roy認為,矽谷華人離鄉背井,容易群聚為一個舒適圈,滿足人跟人的交誼、思鄉排遣。但相對其他移民族群(包括中國),上一代台灣華人在商業活動中的群體合作綜效並不彰顯,許多領域從政治認同到經濟角力都反映出母土的矛盾。矽谷生活的門檻較高,一般華人小型創業,多從事低階、基礎服務,難以打進當地企業為核心階層。印度人雖然也弱勢,卻很快形成團體,低廉人力與數字能力自有一片天,再加上這幾年研發人才急起直追,台灣在矽谷的活躍痕跡相較之下越來越淡。

生態劣勢:美國客單分化台灣供應鏈

除了華人給人各自作戰的印象,矽谷產業生態也有它本身的趨向。製造業幾經轉型,最顯著的例子就是賈伯斯引領APPLE走入了設計與品牌、關鍵智慧財的階段,資本主義的遊戲話語權基本在美國,從高成本製造轉向智慧財的佈局、掠取與保護,掌握採購市場、運作併購策略,巨大化企業和投融幾乎成了矽谷的主要版面,遑論發展跨境平台扁平結構的模式,消費者與品牌商互動更直接,台灣始終隱藏聲量在供應價值鏈,受限於人口、市場規模、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特性,只在光鮮亮麗的品牌造神背後跟隨風向。

事實上,創投與收購的神話在大國家很容易見到,逐漸抬頭的中國歷經幾年萬眾創新、經濟救國,也早已有了彎道超車的自信,以資訊力、黑科技為傲。可惜的是,台灣不只囿於政治環境與地理位置受制肘,中小企業的活力與變通遠勝政府,知識面與策略能力拘於個體背景,而政府始終未能有效整合。部隊軍士在外,腹背受敵,後方指揮卻過於投入自家人的角力。時至今日,台灣尚存優勢「文化服務力」,以人力素質優良、可溝通的語言能力、體貼細膩的互動服務為主,還能與其他國家相庭抗禮。

矽谷經驗,Roy更多的想法是感慨,商業環境只是一個縮影,負責對外事務實際接觸很廣,從政策發展、民間交流、經濟支援、搭建平台、宣傳輔導,甚至生活與家庭機能的滿足都在其列,負責執行的法人單位是否確實「到位」卻難以查驗和要求。沒有執行稽核的交互驗證,消化經費的死角痛如沉痾,人員更迭,資源在個人競逐的利用下悄悄浪費,所在多有。

跨境營運Tips

如果想嘗試矽谷創業,或跨境營運,Roy提供了幾點建議:

*關鍵生存能力:核心技術、長期佈局

跨境營運較有難度,最重要須有效控制成本、專注於核心產品的生產,與技術提升。企業應當致力於提升以下目標:跨境融合能力、資訊工具運用、區域管理與總部標準化、當地服務與業務人員的培訓,與客戶反饋。

*服務管理思維:

透過異業結盟與專業分工進行成本分攤。例如平台經濟、外包倉儲物流,服務型企業專注於消費者經營、流程與品質稽核,披露適當的資訊並提供諮詢,同時發展自身核心競爭力的智慧財產。

@版權所屬ec-learn

創創系